碎片

十一月 29th, 2013

布朗肖

♦ 蔑视或嘲讽:他用词语倾听沉默。

♦ 我不知道;不存在一个不求知道的“我”。

♦ 中性之谜,中性所化约的谜,甚至是当中性让这个谜在一个名字中闪耀的时候。

♦ “是你吗?”——“是的,是我。”——“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黑暗的光天化日之下。”

当他来到他的房子里时,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把问候换成了黑暗。

♦ 会有一种时间的分离,如同位置的分离,既不属于时间,也不属于位置。在这样的分离里,我们来到了书写的点上。

♦ “我愿以他们的名字吸引他们。”——“当然,一个完美的名字。”——“一个被遗忘了的名字,不再被使用的。”——“我们没有遗忘什么。”——“当他们采用这个在一切名字之下的名字时,他们就会以一种肯定的脚步,穿过距离,走向我们。”

♦ 双唇悬于夜中;它们不说夜。

♦ 他住在那里,住在那幢围绕着他重建了自身的房子里,我见他在窗后,等待着我而没有听到我,他通过等待穷尽了我们词语的满溢。

♦ 笔直的道路,永恒的,在一片被勾划了的天空下。

♦ “但我拥有在场的什么样的影子,若我尚未在每时每刻消失?”一个回答的缺失是多么奇怪的空无。

♦ 他们记得,但他们记得的总不如他们的记忆古老。

♦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不知道。”

♦ 书写的空虚展开了纸页。

♦ 当他穿过它,城市,仿佛已被荒弃并且没有距离。

♦ 城市,总是活着的,有生气的,泰然自若的,和一个人可在其中死去的想法彻底地无关:然而,在他坐着的这梦幻的房间里,我穿过了它,就像一个人心烦意乱地从墓地的一座座墓碑旁经过。

♦ 让我们恐惧的是他们需要我们的程度,需要我们的无知,我们的消失,我们热心的共谋,关于一个向他们发出信号并吸引他们的死物。

♦ 被嫁接到每一个词上:中性。

♦ 仿佛他已对他说过,以这样一种友好的方式说过:友谊从我们当中撤出。

♦ 死了的欲望:通过死亡,作为一个形容词的死亡,欲望被永恒地变成了欲望。

♦ 倾听,不是倾听词语,而是倾听苦难:从一个词到下一个词,它无尽地跑过词语。

♦ “若我们被禁止做任何的事情,我们会做什么?”——“我们现在所做的,但到了这样一种无所作为的程度,禁令会自行消失。”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不逾之步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