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的距离之二

十二月 3rd, 2013

雅贝斯

“一个词,带着它全部的绿,
进入自己,移植自己,
追随它。”

——保罗•策兰,《雪部》(Schneepart

能否,距离也有它的阶段;亲近:它的里程碑?
文学问题中有两种发现:一种在其未完成中完成了的作品(一种被不可避免地结束了的未完成),以及一种向着其总被推延的完成,只走了一半的作品。两者都让我感兴趣;一者是为了已经走过的路,另一者是为了剩下的路。
这么多我所见之作者的摘录,这么多日复一日地写下的笔记,沉睡于我的抽屉。
很少有作家、思想家、梦想家和诗人能让我的眼睛睁开,但那些人允许我一直睁着眼睛。他们是我始终热切地阅读并重新阅读的人,而我只在片刻之中阅读他们。最近这些年,我亲近了年轻的作者,并逐渐地疏远了年老的。
一个共享之词总是新的。

我们的血让这镜子碎裂:
书写。

——雅克•杜宾(Jacques Dupin),《外部》(Dehors

“白色的线和线,被卷入距离的眼睛。”

——埃马纽埃尔•奥卡尔(Emmanuel Hocquard),《哈里别墅图册》(Album d’images de la villa Harris

在这面具背后是我们不得不模仿的声音……还有我们不得不驯服的另一张面孔。

——热拉尔•马瑟(Gérard Macé),《汉字的教诲》(Leçon de chinois

时间已开始绘制我的自画像。

——雅克•鲁博(Jacques Roubaud)

除了模糊时间
书写并不存在。

——让•劳德(Jean Laude),《卡珊德拉词典》(Le dict de Cassandre

书的瞥视:紧闭之眼的瞥视。

“坚守你的书。”

——卡夫卡,《日记》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边缘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