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说

十二月 4th, 2013

布朗肖

♦ “我言说,这样你就不必言说,并且,无论如何没有人怀疑你被剥夺了言说——但这一切都在无意当中进行。”

♦ 甚至还没有下定决心,他们就走向了那以一种宏大的担保把一切确定性都从他们身上撤离了的东西。

♦ 被阻碍的言语:从沉默当中返回我们,而不经沉默之平息的言语。

♦ “……无辜的,你唯独拥有自称无辜的权利。”——“如果我有权利,正如我相信的,那么,我就不是无辜的,无辜没有权利。”

♦ 在那里,我们没有恐惧,没有苦难,没有欲望,因为这被交给了永恒的恐惧、欲望和苦难。

♦ 当他睡着的时候,对他说话,正是在一场熟睡,一场寻求睡眠的睡眠中,他要求一个回答:而回答,每一次,都是这个朋友的醒来。

♦ 他不宣布放弃活着,他只是闭上了眼睛。

♦ 谁说:虚无的气息,从不敢说:中性的真理或中性的知识——这只是因为语言,在说出它的时候,会经验到一种胜利之语言的光辉。

♦ 死着,仿佛要证实他正死着。

♦ 什么折磨着你,除了失误,就没有人说出的可怜之词?

♦ 重复一个人尚未听到的和尚未被说的:也重复这——并突然停止,假装从这当中看到了重复的本质。

♦ 言说的他并不通过言说和存在相关或因此和存在的当下相关:因此,他没有言说。

♦ 过去,未来,都不被给予;曾经存在的和即将存在的一样不可预见。死亡,这被可悲地统一了的词,总被置换了的审问。

♦ 词语拥有意义,只是因为意义从一个无源之地,引入了怀疑,过滤,不可见的、有害的蒸汽,甚至是在看似赋予词语生命的时候,也不停止打碎,抑制,词语。

♦ 当我们说:它是疯狂,或者,更确切地,他疯了的时候,说出这已经是疯狂。

♦ 恐惧,恐惧那不由任何特别的东西引起的恐惧,除了没有睡眠的黑夜,没有觉醒的白天,对那激起了无中生有之恐惧的东西的欲望。

♦ “你在言说中折磨你自己。”——“不然,我会在不言之中折磨自己。”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不逾之步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