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世界到来

一月 18th, 2014

让-吕克·南希

曾有cosmos(有序的宇宙),一个由分布着的各个位置构成的世界,而各个位置是由诸神并且向诸神给予的。曾有res extensa(广延的物),一种关于无限空间的自然绘图法,无限的空间还有其主人,征服者-工程师,一个取代隐匿诸神的副官。如今,mundus corpus(身体的世界)到来,一个作为身体(之)位置的不断增大之满居的世界。

正在到来的根本不是一种关于会让我们假定的表象和景观(一个由表象、拟像和幻象组成的世界,它缺乏肉身和在场)的弱的话语。这种弱的话语只是一种关于化体(transsubstantiation)的基督教话语,但它缺乏实体(substance)[基督教无疑也……]。一种荒弃了的话语:身体开始径直穿过它。正在到来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版本,关于“这是……”(hoc est enim…)的一个完全不同的明确表达。

并且,从一开始,它或许只是,或不过是这个:正在到来的是任意的图像向我们展示的东西。我们无数的图像展示了无数的身体——因为身体之前还没有被展示过。人群,尸堆,混斗,捆绑,纵列,结群,蜂拥,军队,乐队,溃散,恐慌,层排,队伍,冲突,屠杀,万人坑,圣餐仪式,分散,身体的过剩,总是一种满溢,身体被同时压缩在群集和细碎化的分散之中,总是集中(在街道,住宅区,大都市,郊区,要道,监视地,贸易区,关照和遗忘),总被离弃给相同位置的随机融合,被离弃给其无尽的普遍化偏离(départ:动身)的正在构成的躁动。这就是世界范围之偏离的世界:各部分彼此外在(partes extra partes)的空隔,没有什么在指引或支撑着它,它的命运没有主体,它只是作为诸身体的一种惊人的拥挤(presse)而发生。

这个世界——已然是我们自己的世界——是身体的世界,因为它拥有并且它就空隔的密度(la densité de l’espacement),或者一个位置(lieu)的密度,强度。如此的密度将自身从一个平整的宇宙(原子,结构,片状组织,缺乏公众的公共空间),从一个碎裂的经济(灵魂,命运,需求,缺乏空间的公共空间)中区分出来。平整和碎裂似乎是人的一般配置(agencement)[或作为一种一般性,作为一个泛型的人]的已知的,相通的形式。这些形式沿着并且穿越身体的稠密世界,排列起来。某种意义上,世界属于它们。并且对它们而言,世界始终是不可居有的,超乎把握的,既在视野之外,也无关其痛楚。它,这个世界,乃是对本有之居有(appropriation du propre)的世界:一个非一般性的世界,一个不呈奉给“人类”而是呈奉给其独一之身体的世界。非一般(non-généralité):世界化(mondial)。

正向着我们到来的是一个稠密而沉重的世界,一个世界化的世界(monde mondial),它不指向另一个世界,或指向一个彼世(outre-monde),不再是“国际的”,而已然是某种别的东西,不再是一个表象或希望的世界。但它仍是一个世界,是真实之延展,我们身体之空隔,其生存之分隔,其抵抗之分享的一个本有的位置(lieu propre)。一个本有的位置,更确切地说,位置的本有性(propriété du lieu),它最终被赋予了身体的延展。或许,直至今日,还没有过任何的身体,或许,还没有人把位置的本有性(存在的本有性,绝对地说,生存的发生/占取位置[avoir- lieu])赋予其身体。或许,我们不得不抵达这个西方的极限,这个终极的张力和延展——星球的,银河的,有序宇宙的,因为我们的空隔已经到达,已经穿越了有序的宇宙——以就此抵达位置。(因此,虚位[non-lieu],或柏拉图式洞穴的下位[sous-lieu],将能够自为地居有一种本土[local]的特征,并且是绝对地居有它。)

(我说:“最终”,“直至今日”,“我们不得不等待”,因而暗示了一个历史,一个进程,甚至一个结局。这应当被避免,而我们应该只说:暂且,这就是其所是的方式,这是此时此地。尤其是因为一个终局[fin]是一个精确的聚集——任何身体的空隔都无法提供这种意义上的一个终点。它提供的是一个不同的终点:作为身体的一个边缘,一个摹图。但仍然有某种向着完成到来的东西:因为诚然,今天,柏拉图的洞穴已经是一个正在浮现的西方所呈现的世界的独特且独有的“本土性”[localité],或失位[dis-location]。我们将无法停止思考或经验一个事实,即我们被自身命定于位置。但我们也无法忽视另一个事实,即尚未到来的历史——因为它正在到来——也揭示,并挑战,命运和终局。因为它正在到来[vient],它也空隔[espace]着。我们将不得不深思时间的空隔[espacement du temps]——时间,也就是作为一个身体的时间[temps comme corps]……)。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