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域性/非现实性

一月 18th, 2014

让-吕克·南希

Aréalité是一个独特的词,它意指一个场域(aire,area)的本质或特殊性。偶尔,这个词也被用来暗示现实(réalité)的缺失,更确切地说,一种轻微的、弱化的、被悬置的现实:一种将身体地域化的偏转的现实,或者,身体内部的一种移位。事实上,它是关于“根据”(fond)、实体、物质或主体的一种微弱的现实。但这个微弱的现实构成了让所谓的身体的元构造学(archi-tectonique)得以展现和表达的整个真实的场域(réel aréal)。在这个意义上,场域性,在其视域的完全之延展中,是ens realissimum,生存的最大权力。真实(le réel),作为场域的(aréal),只是把最大化生存的无限性(quo magis cogitari non potest:想不到比它更大者[安瑟尔谟语])和一种场域视野的绝对有限性,重新统一了起来。

如此的“重新统一”不是一种调和:身体所意味的,身体对思想而言所意味并提供的东西,只是这个:这里没有调和。有限和无限并不彼此穿入,它们并不彼此辩证化,或把位置升华为一个点,或把场域性(aréalité)聚集为一个基础(substrat)。身体拥有这个意义,但这个意义必须反过来从一个意指的辩证法当中被减去:身体不能意味着在身体的现实视域(horizon réal)之外的身体的真实意义(sens réel)。因此,“身体”必须恰好在延展(包括“身体”一词的延展……)中才有意义。对我们的话语而言,这个“意指”(signifiante)的条件(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的话)是不可接受的,不可执行的。但它是一个身体之世界的一切可能之意义的真实/场域(réel/aréalé)的条件

这就是为什么,一种关于身体的“思”(pensée)应当真正地深思身体,成为对身体之重(pesée)的一种感受,并且,在那过程中,成为一种和场域性(aréalité)相一致的,被弯卷/铺展(ployé-déployé)的触摸(toucher)。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