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资本

一月 29th, 2014

让-吕克·南希

身体到底是什么?身体首先在工作。首先,身体在辛苦地工作。首先,身体去工作,从工作中回到家,等待休息,要么工作,要么迅速离开,并且,身体工作着,把自身并入商品,它们自身就是商品,劳动力,不可积累的资本,在被积累的,可积累的资本市场上可以销售的,可以耗尽的。创造的技艺(techné)为工厂、车间、建筑工地、办公室创造了身体,各部分彼此独立(partes extra partes),结合着整个的体系,通过形象和运动,部件,杠杆,离合器,箱子,保险器,包装,磨碾,拆解,盖章,奴役的体系,体系的奴役,囤积,操作,卸货,拆毁,控制,运输,轮胎,原油,二极管,万向接头,叉子,机轴,电路,磁盘,传真,书签,高温,粉碎,打孔,布线,接线,身体不和任何的东西接线,除了其被出售的体力,除了在那里收集并聚集的资本的剩余价值。

首先,不要试图假装,这种话语已经过时。

资本意味着:一个身体被标记,被运输,被置换,被取代,被替代,被指派给一个岗位和一个姿态,直至毁灭,失业,饥荒,一个孟加拉的身体在东京的一辆汽车里俯身,一个土耳其的身体在柏林的一道壕沟里,一个黑色的身体在叙雷讷或旧金山背着过重的白色包裹。所以,资本还意味着:一个被过度意指的身体的体系。没有什么比阶级,苦难,还有阶级斗争,意指/被意指得更多。没有什么比劳动力遭受的压迫,肌肉、骨头、神经的扭曲,更不逃避符号学。看看双手,老茧,污垢,看看肺,脊柱。拿薪水的,被玷污的身体,苦干,赚钱,作为一个意指的封闭之环。别的一切都是文学。

哲学的终结,尤其是一切身体哲学的终结,作为一切劳动哲学的终结。但在身体的解放,在一个空间的重新敞开中,资本被聚集并过度地投入了一个越来越受限制,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刺耳的时间。在时间中被制造(made in time)的身体。至于创造,它是永恒的:永恒(éternité)是外展(étendue),大海与太阳的交融,空隔作为被创造之身体的抵抗与反叛。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