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文

一月 29th, 2014

吉增刚造

“在秋雨咆哮(无疑预示着一场台风)的黎明,仿佛被大山深处传来的一声召唤镇住,中央线的火车上,另一个我,用他的腿敲打时间,踩住车闸,抖动四轮马车。

“瘦小的暗影!十多个小时前,地铁出口发放的“拯救Yubati矿”的传单,两个矿工(平民矿工)倾斜的身体,在出口的两边(就在那儿!),两个身体栖息在他们眼睛的深处,(时间)开始流动。

“被大山深处传来的一声召唤镇住,一场暴烈的秋雨。

“从分水岭的深处,大菩萨岭呼唤。雨中,漫步并想象世上无存的山之形态,雨击中兜帽如同卵石,我成为了不存在的山的形态。

“这座山的形态,敲打兜帽(一件轻盈夹克)的雨。袋中置放的两块卵石。此皆一时,我下行至石神前站,漫步(被水声所吸引),走了一半,明亮的桥?”(Gozo Yoshimasu, Osiris, dieu de pierre, trans. Makiko Ueda & Claude Mouchard, Po&sie no. 56, Paris: Belin, 1991. 吉增刚造,《俄赛里斯,石神》)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