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的身体

一月 30th, 2014

让-吕克·南希

身体在被触摸中享乐。它在其他身体的挤捏、重压、思考中享乐,它因自己挤捏、重压、思考其他的身体而享乐。身体在其他身体中享乐,身体被其他的身体所享乐。身体(corps),意即从一个并不存在的、未经划分的整体中回撤的,各部分彼此独立(partes extra partes)的乳晕。身体可以享乐,因为它被回撤,被外展向另一边,被因此呈奉于触摸。触摸创造快乐和痛苦——但和焦躁无关(焦躁不接受触摸的舞步[pas:不],另一个边缘的偏转:它是完全地神秘的,幻想的)。

欢乐和痛苦是彼此并不对立的正反两面。一个身体也在痛苦中享乐(并且这绝对有别于人们所说的受虐狂)。它始终在那里外展,外露——是的,直至不可容忍的排斥。享乐的这一不可划分的划分(impartageable partage:不可分享的分享)扭曲了思想并把它逼疯。(疯狂的思想大笑或哭泣:关于一种并不哀伤的哭泣和一种并不嘲讽的大笑的一切仍然不得不被说出。)

享乐的身体在其所有的感觉(sens)上外展,让一切立刻有意义又没有意义(sens)。享乐的身体如同一个纯粹的自身之符号,既不服从符号的存在,也不服从自身的存在。享乐本身就是一个身体/名录(corpus):区块,块体,被外展的厚度,被呈奉的乳晕,在其所有的感觉中散布自身而不同它们彼此交流的触摸(感觉并不彼此触摸,没有“共通的感觉”,没有“自在”的感觉:亚里士多德清楚这点,他说,每一个感觉都在感觉着,并且感觉自身正在感觉,每一个感觉都是独立的,而没有一种支配一切的控制,每一个感觉都作为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而回撤,每一个感觉都享乐并知道它在其快感的绝对分别[écart]当中享乐;所有的艺术理论都源自这一起点)。

享乐的身体在自身中享乐,只要这个自身就是被享乐的(这里,享乐/被享乐,触摸/被触摸,隔空/被隔空,构成了存在的本质)。自身在到来(venue)中,在向着世界的离去-到来(allée-venue au monde)中,被一再地外展。

这并不意味着,身体在意义/感觉(sens)之前,作为其前历史或前本体论的隐晦证据,而到来。不,身体给出它的位置,绝对地。既不是之前,也不是之后,身体的位置就意义/感觉的发生(avoir-lieu:占取位置),绝对地。绝对就是分离,分别,外展,分享。(我们可以说,有限[fini]的意义/感觉,鉴于这样的思:终结[finir]即享乐。)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