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

一月 30th, 2014

让-吕克·南希

没有身体,没有触摸,没有广延的物。有有着的(il y a quil y a):世界的创造,身体的技艺,没有感觉之界限的重,地形测绘的身体/名录(corpus),多重异位的地理——还有乌托邦。

位置之外,没有意义的位置。如果意义“缺席”了,那么,它是通过在这里——“这是”(hoc est enim)——不是通过在别处和无处,而缺席的。这里缺席(absence-ici),这就是身体,心灵的广延。诞生之前或死亡之后,没有位置。不是之前/之后:时间(temps)空隔(espacement)。时间是涌现(surgissement)和缺席(absente-ment),是向着在场的到来-离去(allée-venue à la présence):不是生发,传送,永存。“父亲”和“母亲”是他异的身体;他们不是一个他者的位置(因为他们处于神经症当中,神经症只是我们历史的一个极其暂时的,哪怕必然的意外,进入身体世界之时代的艰难)。位置的他者没有位置,没有洞穴,没有起源,没有菲勒斯-美杜莎的神秘。

死亡没有位置。但位置是死亡的身体:它们的空间,它们的坟墓,它们的外展的块体,而我们的身体在它们中间来来去去,在我们中间来来去去。

身体之间(entre-les-corps)一无所存,除了外展,外展就是物(res)本身,就是场域的现实(réalité aréale),通过这个现实,身体恰好向着彼此外露。身体之间就是身体图像的发生(avoir-lieu:占取位置)。图像不是相似,更不是幻影或幻觉。它是身体向着彼此呈奉的方式,是向着世界的诞生,是向着边缘的安置,是置入边界和光辉的荣耀。一个身体(corps)是一个向其他身体呈奉的图像,是一整个的名录(corpus):从身体延向身体的图像,地域的色彩和阴影,碎片,肌理,乳晕,半月斑,指甲,毛发,筋腱,头颅,肋骨,骨盆,腹腔,泡沫,腔道,泪水,牙齿,口水,裂隙,阻塞,舌头,汗水,体液,血管,痛感,快感,还有我,还有你。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