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的发明

一月 30th, 2014

雅贝斯

紧随一本已然古老,但依旧在场的书。紧随一本书痛苦的哭喊。
言说之人死于言说。他的死亡,一种自在的言说。
我们从不停止死于这样的言说:

“他告诉我:
我的种族是黄人。
我回答:
我属于你的种族。

他告诉我:
我的种族是黑人。
我回答 ;
我属于你的种族。

他告诉我:
我的种族是白人。
我回答 ;
我属于你的种族,

因为我的太阳是黄色的星,
因为我藏身于黑夜,
因为我的灵魂,如同律法的碑文,
是白的。”

你说的是哪个律法?律法没有记忆:记忆,没有律法。
不要试图回忆。你自己就是回忆。
我说过我记得吗?

一切的发明源于词语。我们是词语的支流。它们强有力地标记了我们,正如我们强有力地标记了它们。词语献给欢乐。词语献给悲惨。词语献给冷漠,献给希望。词语献给物,献给人。词语献给宇宙,献给空无。

每一个词语背后:生命,简单的或复杂的,还有埋伏着的死亡。

发明反过来发明我们。出于它自己的目的,它使用我们。它让我们远离他人,或把我们带得更近。欢庆或袭击。帮助我们,或击倒我们并取代律法的位置。

但你在这里说的是哪个发明?当然是一个词语的发明。一个为了应和其致死的发明而被定制的词语:APARTHEID(种族隔离)。

A:卑微(abasement)
P:警察(police)
A:侮辱(affront)
R:管控(regulation)
T:背叛(treachery)
H:霸权(hegemony)
E:削弱(emasculate)
I:不宽容(intolerance)
D:悲苦(distress),一个民族的巨大悲苦

“为了我的生日”,一个南非的白人说,“我告诉一位朋友,我将‘拥有’一个黑人。我遵守我的诺言。”
的确,他国家的法庭判处他两个月的监禁,缓期执行

被判缓刑的无情恶棍,不受置疑之权力的一个词语,用你受害者的全部重量,压着你。你的良知徒劳地试图废除的一个词:记忆
面对这个词,你将屈服。

(为1983年国际教科文组织出版的一本
反种族隔离制度的选集
而作。)

不可接受者会成为可以接受者的一部分吗?
空无:以血灌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边缘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