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31st, 2014

雅贝斯

“在缺席者被人赞颂的地方缺席。”

——热内•夏尔(René Char)

“在墙的两边,我们徒然劳作,让我们共同的言语,远避其无法忍受的孤独”,他说,但他忘了,我们把言语,连带地,还给了这种孤独。
此时此地言说的这些墙。”
“墙,不为宽慰。墙,只挥舞一种拒绝。”
“一面墙,其摇晃的边界,被否认,被强化,被仇恨,被希望,仿佛它在那里首先意味着踟躇:介乎窒息和向着空间的溶入。”

——马塞尔•科恩(Marcel Cohen),《墙》(Murs

“你的墨已然学会
墙的暴力。”

——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发掘》(Unearth

“我以词覆墙,词语让墙坚不可摧。”

——雅克•杜宾(Jacques Dupin),《门洞》(L’embrasure

“无墙;不再沉默。我们为一个来自外部的沉默打赌。”

——马塞尔•科恩,《墙》

每一滴泪,它自身的墙。墙的高度丈量我们死亡的痛苦。

墙血:水泥——丰饶的,硬化的血。

石头和石头的谈话:灰泥的谈话——或尘埃的谈话。

石头,比道路,更加雄辩。

不是书,而是书的石头;不是石头,而是书的透明;不是透明,而是书的视野远端:只有那,才听得到沉默。
关于这种沉默,在伤口还未停止流血并且绝不会变干的地方,马塞尔•科恩已试着书写,用一个黎明,换取一个星夜。
目眩。失明。粉碎。

看:不要在面前或背后,而要在你体内。有一个起点。

空间,每一次,只为一个痛苦而留:一本书。

石头,因死亡的所有从容的忍耐,而沉重。

在心灵和生命的哪一条未知的风暴的界限上,出现了永恒贱民的太阳的微笑?
彩虹。彩虹。

这么多泪水:光为之着色,夜为之数点。

“你若将一块指甲挤入墙中,你不过填补了一个洞。”他说。

思想的权力统领我们的分歧。勿被其相似所欺。你认不出你的。

问题是对话的强拍;回答,对话的弱拍。
问题生于这样的虚弱。

(“我坚持,但心怀一个预感:疲倦固存于我的希望,更明亮的世界——只要越过边界,它便永远是我的世界——每日更受威胁。

——马塞尔•科恩,《墙》

先是飞翔,后是裂缝,无处抛锚。绝没有安详的离弃。

我们能把天空与天空分开?
或把沙与沙分开:
天空中的沙粒,
沙粒里的天空。
无限的联姻。

“只有眼睛尚能发出一阵尖叫。”

——热内•夏尔

“灰烬,无不仰面。”

——迪迪埃•加恩(Didier Cahen)

“你不该
仰天而望,或你离
他,如他离你
在危境,旁-
光”

——保罗•策兰(Paul Celan),《雪部》(Schneepart

“我们只能活在半开的东西里,那正是黑暗与光明的分界线。但我们被不可抗拒地抛向前去,我们整个人都为那眩晕的一推加力。”

“真理需要两张面孔:一张是为了我们在那里的远足,另一张是为了我们的回归。”

——热内•夏尔

“真理之泉:一种全凭自身的美学。”

——马克斯•雅各布(Max Jacob),《致雅贝斯的信》

“观念从来不够明澈。探索者把这么多的光投向了它,以至于物最终被词语所蒙蔽。”

——乔治•奥克莱尔(George Auclair),《同一与他异》(Le même et l’autre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边缘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