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二月 1st, 2014

吉奥乔·卡普罗尼

树叶

这么多已经逝去……

这么多

什么留下?
甚至没有
一阵气息。

甚至没有
怨恨的噬咬
或在场的刺痛。

一切
已逝,无痕。

正如
风从大理石上刮过
不留踪迹。

正如
路边的阴影
不留印记。

一切
都在眼睛模糊的
尘埃中消失。

一阵
无声的嗡嗡
仿若窗格背后
迎风的树叶窸窣。

树叶:
只有心看见
灵魂并不相信。

***

酒徒的迷狂(或智慧)

致路易吉·波尔皮切利

一杯又一杯。

一种深红。

火。

因树的半透半明
燃烧。

他一人
(深夜)独坐酒店
门口的桌旁。

看着道路
淡入丛林,夜。

他懂得阴影。
但他的心明亮。

以爱的姿态
他紧抱酒瓶

(他饮的是酒,还是玫瑰?)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