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许勒伯爵

二月 1st, 2014

吉奥乔·卡普罗尼

复活节复活

挤过。

经由
无的裂缝,他们
挤过。

暗影,
旋即化作
色与形。

熟悉的
形象。

来自
地下。

田中一朵玫瑰,
盘绕的毒蛇摇曳
它分叉的舌。


给出颤栗。

试着举起玻璃
无用。

威严地,
光之死
立刻放下了它。

空无
复活。

无。

标注日期:
复活节复活。

醉心再次
抛锚于禁港。

***

争议之诗

绒毛草。


永远可爱。

光。

光的活轴
转入满是树木和
海鸥的眼睛……

只一步……

从何处的一步?

“何处”
真地存在?

毋宁
这无处的绒毛草
的确存在
——在眼睑和山之间——

这一切
如此显在,不
存在的海……

享受它……

享受,但不要寻找
不然你会失去……

那儿
在眼睑和山之间。

如同草……

那儿就在你
面前,即便你无法抵达……

说不,若你想要找到……

发明……

不要命名……

向着夜。

当风
仍把火花
举过山巅。

向着
硬石,那里
脚步回响,只有
地衣生长。

向着
溪流的钢。


其味如链……

……

关于所有活着的
血之灰烬,霜冻中只有
一些通红的浆果。

一些
散乱的荨麻。

(一次
对脉络的——太过
模糊的——回忆。)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