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

八月 2nd, 2014

南希 & 费拉里

在裸体得到了其固有之揭示的地点和时刻,场景被展示了出来。在这个场景里,裸体是一丝不挂的,或者赤裸裸的。伦勃朗所捕获的正在做出的姿态,他用画笔固定的迅速而紧张的运动,是这样一个姿态,它将把人作为裸体,向人自身揭示出来。人(l’homme)刚从造物主用来塑造他的泥土(humus)里出来(人是由土做成的,人/土[homo/humus]),他将看见自己,看见自己赤身裸体,即被暴露给一种不确定,这样的不确定把他从自然或本质中移除。更确切地说,男人和女人,他们是同一块肉,将看见彼此的赤裸,看见这块一分为二的肉被暴露和裸露。

背景中穿过伊甸园的大象代表了一种未被暴露的自然,自然无法裸露,它被封闭在一个甲壳里:一种不屑于肯定自身的确信或肯定。相比之下,女人和男人随着一种肯定而颤抖,这样的肯定从他们身上穿过,压倒了他们,攫住了他们。这是由龙代表的,其形象的放纵无度可以被描述为撒旦式的邪恶,同样也可以暗示其传说的、虚构的特点。事实上,必须明白的是,罪本身不是什么;它是一个趴在裸体上方的扭曲的、闪烁的幻影。

但罪就是裸体:它不会穿上(be clothed in:具备)一个目的地的属性,不会穿上(具备)一种同自然秩序相一致的属性,相比之下,它将发现自身致力于一个创造起源的使命,即发明一个起源(某种意义上,龙就是被发明的),甚至冒险超越一切的起源,也就是进入起源的熔炉:进入裸体,起源在裸体中将自身揭示为它所是的东西,也就是不被给予的,非现成的,不可获得的,正在进行的,像场景中心女人的裂缝一样敞开的。原罪:就人穿上(具备)一种本质而言遭遇的失败。

因此,我们可以看见,人的尴尬混杂着颤栗和等待,这样的等待已经品尝到了它将采取的冒险,品尝到了禁果的酸味;果实被禁止了,这只是因为它还不是任何东西,因为它不得不被发明,成熟的果实来自一个尚未绽放(pas encore éclose)的起源。

所以,这些身体必定处于暴露和相互暴露的边缘。女人的身体是沉重的。它压在它自身之上,担负着泥土和欲望的重量。刻线和影线突显了一团黑发的沉重以及肚子的黑暗重量,肚子中间刻着一道可见的开口,仿佛所有的毛发已被去除。赤裸的身体始于重压。它在它自身的重量下皱缩、弯曲,而她屁股后面垂着的头发如同一种热量的微光,如同被太阳所温暖的泥土的一次蒸发。

一丝不挂没有让一个身体变得更轻。恰恰相反。大象是轻盈的,它举起的象鼻和快速的移动指明了这点。相比之下,尴尬是沉重的,几乎可耻的。这样的尴尬并不源于对肉体的先天的指责;在这个场景之前,不存在任何的压抑。情况是反过来的。只有当羞耻存在的时候,肉体才发觉自己受到了指责;羞耻是随一个人自身面前的出显而到来的情绪,是被暴露给自身的泥土(humus)或人(homus)所产生的谦卑(humility):它被展示给他人和自己,被展示给他人正如被展示给自己,它被展示为自身展示的东西。

这就是两性如何产生差异的,因为在此之前,它们从未真正地分开过。女人是身体的重量,男人是身体的扭曲。女人是注视他者之凝视的凝视;男人是面对未知者的惊恐的视觉;并且这个未知者首先是女人的裸体,也就是裸体本身,裸体总是他者的裸体,总是变更的,总是不恰当的,因此非本有的,裸体是自身源起的非起源,它从自身当中浮现,从空无当中浮现,它只是浮现。

他们的双手在果实上相遇,除了亚当的右手,那只举起的右手做出了一个意义依旧含糊的手势:或是一个警告,或是在暗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无论如何,它要求关注。我们必须注意双手相遇之处正在发生的事情。果实是触摸的所在:在那里,身体的肌肤相亲。果实的皮肤只是这一接触的表面。果实甚至不是用来吃的。它是来到手中的东西,是在掌中和指间被供奉给位置本身的东西(它在情侣头上呈现了两次,一次是在左侧的枝头上,另一次是在中间的龙的嘴巴里)。果实的轻盈的重量让手享受它的圆润,如此的圆润被花蒂(eye)打断了(这是花萼在果实上留下的凹陷)。这花蒂(eye)就是裸体对裸体的凝视,正如再往下一点,女人的肚脐,这个女人不是由任何一位母亲所生:无起源的起源,开花之前的果实,自然绽放(éclosion:盛开)的原初缺席。

果实组织了身体的触摸和颤栗;它将自身供奉为他俩的浑圆体积的一个总和;它是一个乳房和一个屁股,一个肚子,一个面颊,并且同时总是一只眼睛,允许我们看见身体被暴露了多少。因为身体如果实一般脆弱,它在享乐中松解,正如果实在被吃的时候松解了一样。它在颤抖,因为它同时接近了它的触摸和它的消失,它的快感和它的死亡。不再是两个有死的凡人面对不朽的诸神。这对情人品尝到了他们的死亡。他们触摸到自己在人(homme)和土(humus),在富饶的大地和死亡所拜访的生命之间存在的困惑。生命就是消失为果实的花朵,就是转入身体的灵魂,它谦卑而羞耻,但它从泥土中汲取了一种奇异、脆弱的光辉,那是彼此面对的身体的情绪,它们正因自身的揭示而畏缩。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裸在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