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学

八月 3rd, 2014

南希 & 费拉里

她进入了一个位置,在那里,某个人,不知道是谁,已经设置了一面巨大的镜子。所以,当她不得不一丝不挂的时候——并且一丝不挂就是你不得不在这个位置上做的事——她不可避免地在镜子前呈现了她自己。她被暴露给她的镜像,镜像离得很近。她再次出去拿她的相机。她变得彻底地一丝不挂,比这个位置要求的还要彻底。她坐下并向后倾斜,以获得这个狭小的空间原本没有的距离。她拍摄她自己,他们说,她被供奉给她自己想要看自己,想要展现自己的欲望。邻近的光和镜中的接合面构成了一个取景器,把她的阴道像一个目标一样框定起来。一束光沿着黑色的毛发落下,毛发的形状在它悬附的空隙中迷失(消失,消灭)。它不是库尔贝的《世界的起源》。它不是概念的子宫和张开的双唇之间的诞生。它是一个在凝视中迷失了自身的阴道,凝视既因它而盲目,也因反射的光而盲目。它是世界的另一个起源:“要有光”(fiat lux)。爆发的、闪耀的光是光源(lux),它不能和落到事物上的光,也就是流明(lumen)相混淆。太阳,死亡和性:我们无法直视它们,因为它们没有一张面孔。它们每一个都是绝对者、无限者和不可能之真实的一个通道,它们通达了图像的内亲之晦暗。没有入口。通道是被禁止的,但禁止给出了将会目眩和将要保持禁止的通道—时间。它是淫秽的,在拉丁语里,它意味着“一个凶兆”或“有害的”,“处于神圣者的错误的一面”。你想抵达那里并在同一个时刻,在同一个空间转离。裸像总包含了这样的矛盾(contradiction)和收缩(contraction),多少被暴露了的。它不是一种僭越:那留在位置上的僭越。谦逊保留了淫荡所释放的东西,并且两者相互依存。裸像必须被看,并且看必须公开:当两者相遇的时候,就有一种黑白的交织,电影的光学中铭刻的镜子的光学,一束撞上了其胶板的光子。每一个凸起的镜头都掩盖了其淫秽的污点,而所有的裸体都是一个光源。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裸在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