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

八月 4th, 2014

南希 & 费拉里

“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因为时间已经崩溃了。他们在它的废墟处开花。”(Kein Gestern, kein Morgen, denn die Zeit is eingestürzt. Und sie blühen aus ihren Trümmern.)[1]只有身体,赤裸的身体,悬在一面光秃秃的墙上,处在一种被永远现实化了的时间性里。正是时间在一个身体的有限之外展中完全地暴露。基督再临(Paraousia):各个身体在彼此边上的在场。无限者的终结,有限者的无限性。

 

[1]Rainer Maria Rilke, Die Weise von Liebe und Tod des Cornets Christoph Rilke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1996). 参见里尔克,《军旗手的爱与死之歌》,梁岱宗译本。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裸在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