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八月 7th, 2014

南希 & 费拉里

这幅画的几何中心恰好位于中央裸像的两条大腿之间,在她耻骨的底端,就在那里,肚子底部的黑色斑点融入了右腿背部的阴影,也融入了模糊的背景,无论如何,在那里,一道闪烁的、细微的、蓝色的双重标记出现了——虽然它几乎没有出现——恰好标出了中心。仿佛不知怎地更有必要强调这个正中的点,沿腹股沟的左侧继续的右大腿的内线,彻底消除了疑虑:矩形画框的两条对角线就在这里相交,其中第二条对角线是从画面右下角的一只手臂的线条开始。中心点上方是一个被拉长的躯干的两条平行的垂直线,支撑起沉思的脑袋和悬出的双臂,而双臂就依靠在浑圆的乳房上方的一个分叉上。阴道上面有一个如此黑暗的肚脐,它被明显地分了出来,用一个圆点标出了本应是中心的所在。但事实上,这个虚假的中心诱使眼睛做出判断并把它引向下方,引向上升的三角和下降的三角的重点。

不论这个三角形的脑袋正在思考什么,围绕着这个思想,三个女人被固定了下来:她们自己,她们的三重在场,她们的三个私处构成的三角形,她们的私密的裸体——有时也被称为“身体的中心”——构成的三叉。在这里,中心未被打断;它在无数的树杈,树叶,大腿,甚至还有一个乳房和一个臀部的点上,不断地敞开又关闭。不难看到,这三个裸像正在沉思,或面对她们的三个裸体,保持深思;三个裸体向着彼此暴露,也向包围她们的闷热而分叉的森林暴露。裸像和三角形通过一种同义关系来交流。三角形的角是尖锐的、锋利的;人像将画面分成许多的角和点,它们全都彼此叠盖。

裸体作为身体和空间的一种切割而出现。它并不在自身之上向后弯折。它描绘一个由连接并分开的线条构成的网络,一个相遇并间隔的网络。固定性只是为了突出交错和再次交错的无休止的节奏。三角形是几何学的基本形状,是最开放的一个形状。它不像一个正方形或一个圆一样封闭,而是将它的各边扩展出去,扩展到它的顶点之外,扩展到其他的三角当中。身体的中心不是一个中心,而是一种交错和间隔。它的胯部既绷紧又扩展了一个身体所外露的皮肤的整个划界。

树林里的三个女人,而我们甚至没有看见溪流为沐浴提供一个借口。只有三个女人处在了一个植被的三角形当中:树枝,树杈,末梢,嫩枝,一种温柔而紧张的间隔的全部所在,分叉,蒙混,发芽,树液的涌起。阳光渗透了这么远,身体散发着金光。但树液在这里渗出:没有振荡,而是一种聚集。关于女性裸体的整个三位一体的神话和女性作为裂隙的全部类型学都在这里得到了强有力的概述:三个希腊人,三个巴黎人眼中的女神,三个女巫,三个沙克蒂(性力女神)。不是说三是女性的,而是说女人成为了三角的。不是在一个正方形或圆当中独一无二,或被構合或被聚集进她自身,而总是带着一种多余;三个顶点的每一个都是过度的,隔开的。裸像在一个角上敞开并关闭,它被延展到自身之外并无限地指向它的过度,它的软毛。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裸在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