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俄达弥亚

八月 25th, 2014

基尼亚尔

已死的普罗忒西拉俄斯恰好被允许回到人世并和他的妻子处上一日。

但他在犹豫。

他爱拉俄达弥亚。这是奥维德说的。

拉维乌斯说,普罗忒西拉俄斯如此爱他的生命,以至于他不情愿只再活一天。

卡图卢斯说,他害怕当他把手伸向拉俄达弥亚的时候,情绪会紧紧地抓住他。他有一个感想,即他的身体再也不能欲望;一旦他的性器胀大,它就再也不能滑向她;一旦他插入她,他就再也不能在她体内深处保持勃起;他无法把曾经的欢愉给予妻子,那样的欢愉就是她在他怀中的这样一个短短的跨度内知道的。

因为普罗忒西拉俄斯只了解了拉俄达弥亚一天。结婚的次日,他就登上了远征特洛伊的希腊战舰。

最终,普罗忒西拉俄斯接受了诸神的提议。他离开了冥府并回到了人世。他和拉俄达弥亚重聚。拉俄达弥亚张开了双臂。普罗忒西拉俄斯抓住了它们。夜晚是短暂的。普罗忒西拉俄斯的性能力暂时恢复了。它在黑暗中找到了满足。当夜晚结束的时候,阴影把他带回到阴影中间。

普罗忒西拉俄斯离开之后,拉俄达弥亚自杀了:她和普罗特斯拉俄斯睡了两次。一次在他离开之前。另一次还是在他离开之前。

她只知道来自这个男人的永别。

拉维乌斯给他的悲剧起了一个奇怪的题目,这个题目的书写已经是一个拥抱:“普罗忒西拉俄达弥亚。”卡图卢斯喜欢这个传说。奥维德一再地引用它。

*

谁体验过任何不同于普罗忒西拉俄斯的东西?谁感受过任何不同于拉俄达弥亚的东西?一天。一夜。

*

似乎身体,当它入睡的时候,在它陷入睡眠之前,它就断离了。

在黑暗中,人的身体如同一艘脱离了停泊之地的小船,离开了陆地,漂泊。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沉默之舟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