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

四月 1st, 2015

雅贝斯

白与黑的焦虑:灰。

没有时间变黑的词语,它们的转变如此迅疾——你称之为点画。但它们仍在纸上留下了这个灰色,朦胧之色,模糊,熟悉,如此地亲近我们闭着的眼睛。

……瞬间之思,陷于飞行。灰色,它们的阴影,交织着尘埃,绝不知那曾是至深的夜。

“若一个书写之词突然从闪耀的黑变成了灰,那是因为纸页的无限让它失色。
“哦,透明!”他说。
他补充,与其说是对别人,不如说是对他自己:
“透明,啊,那里有奇迹。”

烟。烟。天空是灰的。如大地,如海水。
阻止黑夜加入白日,一个史无前例的死亡:世上的全部灰色,放大了它。
悲痛!深渊!
我们当中有谁能描述那藏在烟里的东西,虽然我们知道自己已然看见?什么在其自身的深处,被其萦绕的在场所标示,又顽固地击退了我们的眼睛?
灰烬。灰烬。
啊,只爱那只为它自己而活的,以便不被那正死着的,过快地带走。

“幽禁——哦,让人瘫痪的黑暗——人如何获得上帝的太阳之词?
“你应打破封印之书。
“在连微光,连我们的阴郁之词也没有的地方,上帝,升起的光,又怎能在他的路上逗留哪怕片刻?
“只有寥寥数语把人与上帝分开。”一位圣人写道。

灰是开端中的宇宙。

“如果你足够长久地凝视任何的存在,物,星辰,花朵或石头,你最终会看到内部的空无。
“眼睛的疲乏或视觉的巅峰,这不重要。
“空无已被目睹”,他说。

有限:一切不复。
无限:一切更多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分享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