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伽玛:最后的笔记

一月 7th, 2017

博纳富瓦

迪伽玛从希腊语的字母表当中消失,这很有可能不是我的一个角色想象的那样,即事物和智力在后来的西方社会里发生断裂的一个原因。但当他得知字母已经消失之时,他虽青春年少,但这已牢牢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它使人想到了其他黯然的消失,例如,我们关于有限性的知识在概念意义的网络中的黯然消失。于是,在生存和它言语的外衣之间就浮起了一个不甚完美的褶子,一个在言语底下不停地移转的褶子,但它不会被吸入词语。因此,词语总会是一种虚构,而不管我们自身时代所指定的写作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其实就是梦想。而写作,说到底,见证了我们对诗歌的需要。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