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书写的必要

十二月 7th, 2013

布朗肖

沉默是书写的必要。为何?对不起,维特根斯坦(至少因为他被肤浅地理解),我会说,我们无法言说的东西恰恰是书写找到其资源和必要性的所在。于是,作者作为一个我也必须对自我做最大可能的抽象。他不应该幸存,并且如果他幸存了,原则上没有人知道它,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几乎六十五年了,我始终受束于列维纳斯,我亲密地交谈的唯一的朋友。我欠他太多,如果不算一切。一种不配的恩赐。

留下的是《圣经》,留下的是犹太教,它被视为一种经由书写本身而对他者体现的尊重。

书写是通过被动性持守一个人自身,超越死亡——死亡转瞬即逝地建立了一种对他者的探寻,一种没有同他人之关系的关系。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