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

十二月 7th, 2013

布朗肖

我的自传:

与列维纳斯相遇(1925年,斯特拉斯堡)。胡塞尔,海德格尔,接近犹太教。

同乔治·巴塔耶和热内·夏尔相遇(1940年)。对违纪的召唤。极限经验。反对占领者和维希政权。地下。

艾兹村(1947-57年)。十年孤独的书写。

同罗伯特·安泰尔姆及其朋友相遇(1958年)。阿尔及利亚战争,121宣言,尝试一份国际期刊。

同一样的人民,同每一个人。

1968年5月

 

海德格尔不可弥补的错误是他对灭绝的沉默,他面对保罗·策兰时对宽恕之要求的沉默或拒绝,一种将策兰抛入绝望并让他虚弱的拒绝,因为策兰知道,面对西方,大屠杀就是其本质的揭示。有必要保存其共同的记忆,即便这意味着失去所有的安宁,而只是为了保存一种同他者之关系的可能性。

 

我总试着,或多或少言之有理地,尽可能少地露面,不是为了拔高我的书,而是为了避免一个宣称拥有其自身之存在的作者的在场。

自然,这完全是一种个人的急迫,对别的任何人而言(或许)没有价值。

1986年2月6日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