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滨逊

三月 23rd, 2018

让·费里

巡察了几圈后,我确定这是一座彻底的荒岛。我没有跪在粗糙的沙滩上流下苦涩的泪水。我没有马上准备耕地,播种,挖空树干,纠缠一只鹦鹉直到它能准确地说出“希望”一词。我把我的望远镜扔到海里。我没有在我的领地上建起围栏。由于潮水带来了太多的漂流货物,都是对一位遇难者而言极为有用的,我于是跑到小岛的另一头开了一家店铺,好让自己不再看到它们。然后,一找到洞穴,一个深不见底、不见天日、阒无声息、难以进入、覆着一层希腊沙子的洞穴,我就睡上生活从不允许的梦寐以求的一觉:厚重且有层次。

没过几分钟,营救者就到了那里,他们喜悦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唤醒了。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啪嗒故事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