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与物

八月 21st, 2012

佩尔尼奥拉

给自己一个感受之物并接取一个感受之物,是一种在当代感官中表述自我的新经验,一种根本而极端的经验,它以哲学和性爱的相遇为基础,并构成了我们理解今日如此之多的互不相关的文化和艺术之表达的关键。可以生成焦虑并建构一个谜的,恰恰是一个单一现象的两个相反维度的集聚,例如物和人之感性的存在模式。事物和感官似乎不再相互冲突,而是达成了一个联盟,由此,最超然的抽象和最无拘束的刺激几乎不可分离,且往往是无法区分的。于是,从哲学思辨的极端主义和性爱的无敌力量的联姻中,诞生了某种非凡的事物,我们的时代已辨认出它,自瓦尔特·本雅明之后,我们可称之为“无生命体的性魅力”。[1]



[1] Walter Benjamin, ‘Pairs, Capital of the Nineteenth Centgury’, Reflections. Essays, Aphorisms, Autobiographical Writings, trans. Edmund Jephcott (New York & London: Harcourt Brace Jovanovitch, 1978), p. 153. “如此屈服于无生命体之性魅力的恋物癖就是其生命的神经。”可参见本雅明的《巴黎,19世纪的首都》,刘北成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86页(有改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无生命体的性魅力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