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伽玛,最后的笔记

三月 23rd, 2018

博纳富瓦

迪伽玛从希腊语的字母表当中消失,这很有可能不是我的一个角色想象的那样,即事物和智力在后来的西方社会里发生断裂的一个原因。但当他得知字母已经消失之时,他虽青春年少,但这已牢牢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它使人想到了其他黯然的消失,例如,我们关于有限性的知识在概念意义的网络中的黯然消失。于是,在生存和它言语的外衣之间就浮起了一个不甚完美的褶子,一个在言语底下不停地移转的褶子,但它不会被吸入词语。因此,词语总会是一种虚构,而不管我们自身时代所指定的写作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其实就是梦想。而写作,说到底,见证了我们对诗歌的需要。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迪伽玛 | 标签: | 没有评论

无意识的作品

三月 23rd, 2018

博纳富瓦

半影中,我发现了桌上凌乱堆放的巨大书物。我得知,这是无意识的作品。其实,无意识不需要你来创作一部作品——你多么天真地以为只有你才能够用言词表达他呀。你的无意识早在你诞生之前就开始书写了;顺便说一句,他还会作画。当你在夜间入睡,你就任你自己漂过混沌的影像,那只是其书写的溢出——他所丢弃的情境和虚构,他在他身后巨大的星空下抛撒的潦草涂写的纸张,偶尔还有狂暴的呼喊,因为一个词语逃离了他。但如果你注意,你就会看到他趁着黑暗坐在桌旁,伏于笔上——他的舌头紧紧夹在齿间,他一直是这样的一个孩童。而你可以倾向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纸页并阅读……

我能读到什么?我随意地打开一卷,我的所见让我想到了什么,十分模糊。突然间——当然,这里有我两年前写下的句子。我从别的句子,从其他无数的句子里,认出它们,而那些句子,又是我从柔软、丰满的巨大页丛的纸张中抽取的。它们被水浸湿,因为雨正猛烈地落下,一阵风刮起,一阵暗风。紧挨着我的句子的那些其他的句子是什么?这里有一个,在这一页上被水呛着,它在我的指间碎散——那是一个清单,很可能罗列了那早已遗忘的时代的诸王、诸魔或诸神。看起来,我曾在我甚至再也无法想象的世纪生活过;我曾言说不复存在的语言;我曾是另一个人,或其他许多人,除非……

这里的这个句子,这陌生的小女孩——我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从书里拉出来,虽然她已被淋湿。我把她拉向我,但她无始无终;用头顶,用脚趾,她跳入我们周遭的星丛,此刻的星丛清晰可见,甚至近在咫尺,因为雨已停下,而风洗尽了我们脚下的天空。没错,“我们脚下”,因为我已化为众人。我是复数,我们拥挤在过道上,穹顶下,发出一阵阵我们很久以前从夏夜的深渊中听到的笑声。

笑声,哪怕我毕竟只身一人,走在这隐秘的文本中间,它们化身破碎的群山,布满扁平的灰石,危柱之巅在各处没入云层。无意识的确写了不少。而这是一个荒芜之国。曾经出现的孩童消失不见。他们欢快又嘲弄的口令不会让我重新创造世界。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迪伽玛 | 标签: | 没有评论

诸神

三月 23rd, 2018

博纳富瓦

我们,随同石匠,立于秋日薄暮的最高之平台。突然,“它”从沟壑中升起,喷涌而过,如被唤向东方——振翅群集,身影繁密,半透半明,飞旋涡动,群影之中复有千万重。怎样的静寂,直到夜幕落下!劳作已歇,无鸟歌唱,无虫翁鸣,我们眼望这一个个巨轮膨胀又收缩,间或厚重得黯淡了太阳。

时而会有一位旅人猛然抓住护栏或我们尚亮的袖子;我们告诉自己,它的心在跳动,我们愿优雅锻造的古老面容闪耀在无限小中,在三重冕下。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迪伽玛 | 标签: | 没有评论

无意识的作品

七月 2nd, 2016

伊夫·博纳富瓦

半影中,我发现了桌上凌乱堆放的巨大书物。我得知,这是无意识的作品。其实,无意识不需要你来创作一部作品——你多么天真地以为只有你才能够用言词表达他呀。你的无意识早在你诞生之前就开始书写了;顺便说一句,他还会作画。当你在夜间入睡,你就任你自己漂过混沌的影像,那只是其书写的溢出——他所丢弃的情境和虚构,他在他身后巨大的星空下抛撒的潦草涂写的纸张,偶尔还有狂暴的呼喊,因为一个词语逃离了他。但如果你注意,你就会看到他趁着黑暗坐在桌旁,伏于笔上——他的舌头紧紧夹在齿间,他一直是这样的一个孩童。而你可以倾向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纸页并阅读……

我能读到什么?我随意地打开一卷,我的所见让我想到了什么,十分模糊。突然间——当然,这里有我两年前写下的句子。我从别的句子,从其他无数的句子里,认出它们,而那些句子,又是我从柔软、丰满的巨大页丛的纸张中抽取的。它们被水浸湿,因为雨正猛烈地落下,一阵风刮起,一阵暗风。紧挨着我的句子的那些其他的句子是什么?这里有一个,在这一页上被水呛着,它在我的指间碎散——那是一个清单,很可能罗列了那早已遗忘的时代的诸王、诸魔或诸神。看起来,我曾在我甚至再也无法想象的世纪生活过;我曾言说不复存在的语言;我曾是另一个人,或其他许多人,除非……

这里的这个句子,这陌生的小女孩——我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从书里拉出来,虽然她已被淋湿。我把她拉向我,但她无始无终;用头顶,用脚趾,她跳入我们周遭的星丛,此刻的星丛清晰可见,甚至近在咫尺,因为雨已停下,而风洗尽了我们脚下的天空。没错,“我们脚下”,因为我已化为众人。我是复数,我们拥挤在过道上,穹顶下,发出一阵阵我们很久以前从夏夜的深渊中听到的笑声。

笑声,哪怕我毕竟只身一人,走在这隐秘的文本中间,它们化身破碎的群山,布满扁平的灰石,危柱之巅在各处没入云层。无意识的确写了不少。而这是一个荒芜之国。曾经出现的孩童消失不见。他们欢快又嘲弄的口令不会让我重新创造世界。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迪伽玛 | 标签: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