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二月 16th, 2014

克拉尔

要从商品中目睹市场的丰盛乃是草率的举动。虽然每个早晨都有一群摊贩在某个小镇上开张,那里,展示的水果和玻璃器皿中流溢出了织布、叫喊和匆忙的脚步,色彩斑斓的货摊把一个海市蜃楼的丰富带入了眼帘,但其真正的目标是在指定的时刻消失。只有当货摊上方的雨篷已经枯萎,而桅杆上飘起了半旗,纪念某场不期而至的死亡时,只有当摊主俯身于一层层相同的硬纸板箱(它们重新吸收了混杂的物体)时,我们才意识到市场之于小镇正如衣裳之于女人:一层暂时的面纱,当它被掀掉的时候,它就更加清楚地揭示了女人光芒四射的裸体。

在耷拉着的货摊上方,我们开始重新发现建筑的静立,百叶窗在阴影的一条裂纹线上半掩,小镇广场的空荡开始在碎屑下重新浮现,再次展开了它被一张报纸残片的旷野舞蹈所暂时遮掩的悠闲的呼吸。广场中央,一个弯腰系鞋带的人的轮廓平静地标志着一场同步竞赛的开始,它冲向午后的四个角落——再一次,在小镇的中心,不受妨碍地,绕着周界,从一扇扇门的口中穿过,广阔的地带再次无声地迷醉了我们。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工作知识 | 标签: | 没有评论

九月 23rd, 2013

克拉尔

城市是不完整的,如果钟不突然在一个十字路口上出现,高过行人展开的浪潮;但眼睛在钟面上寻求的肯定是某种比正确的时间更伟大的东西。钟面的凝视,从指针之外返回(指针的位置没有指定一个特殊的时间,而只是唤起了时间中的一个秘密的哈欠),敞开而平静——这个钟面只用其凝视中平淡而中性的东西维持着我们;它指示的时间只是一切存在藉以发生的无限而缓慢的东西;钟面的安详的圆形,指针的位置,提醒我们还在世上。

城市所定义的空间,通过钟的划界,得到了更加清楚的揭示:从一个街角到另一个街角,钟标出了一个不同的时间(几乎是一个不同的季节)——但对它脚下的各个地方而言,又似乎没有什么错误,它们自有其喧嚣,其场所。诚然,布鲁塞尔一个街区小镇礼堂顶端的钟,以一种典型的方式,多少年来,顽固地坚持用相同的姿态标示了每一个时刻,指针在十二点聚到一起:零点时分的标志,从一开始,就包含了其他全部的时辰。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工作知识 | 标签: | 没有评论

剃须

九月 22nd, 2013

克拉尔

当我们给自己剃须的时候,我们把一块肥皂放到白白的脸蛋上,仿佛是在扮演小丑:在泡沫下找到其裸露之皮肤的更好方式;在一个短暂而永恒的间歇中,我们站在时间本身的边缘,准备突然地落回。正如醒来的时刻,我们拥有关于这一天的最新鲜、最敏锐的想法,但更好的情况是:当我们剃须的时候,我们知道了一切。当身体被其自身的关照所占据,把注意力转向了最细微的故事时,心灵则披上了翅膀,如同一只巡游的蜜蜂,绕着世界飞来飞去,寻找其隐秘的储藏。空气里一阵难以察觉的振动,或者,我们自己身上的若有若无的东西,将决定剃须的成败——正如它决定了这个瞬间我们在一把剃刀的协助下,试着对我们自己实施的爱之行动。若有若无的东西——这阵随一滴古龙香水,轻轻地掠过脖子,而大功告成的微风——就像我们通过剃须,再一次成功穿越了的峡谷的最后的颤抖。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工作知识 | 标签: | 没有评论

早餐

九月 6th, 2013

克拉尔

不考虑其名字之间的血缘关系,le petit déjeuner——在法语里,它把清晨和午餐联系起来——欧式的早餐,不同于le déjeuner。果酱和蜂蜜的甜美,添于面包的顽硬,咖啡壶的圆形,及其壶嘴的深度,令人安心:当我们喝咖啡的时候,我们自己的脸陷了进去,仿佛我们暂时回到了黑夜的床上,每一个清晨都保存着一段童年的回忆和我们在那得知的母亲的呵护。英式的早餐,更像一顿“真实”的餐饭,由于培根和鸡蛋构成了清白的玉米片或粥的一个男性的补充,因此,它也更加成人化。而le petit déjeuner,早餐,在一天的门槛上,在勇敢地面对清晨之前,创造了一个需要紧紧贴附的亲密的宇宙——它的回忆,事实上,会在它的浓密中保护我们——早餐迫使我们收回一个征服者的姿态,通过熏肉的坚定和蛋黄的暖流,推动我们勇敢地面对体块,面对真实之物的构造。如果首先维持我们的是对一位正在歌唱的保姆的回忆,它记录了我们在一个高贵世家的名号之下的生活,那么,使之对我们而言得以可能的第二件事,就是让我们自己抵制我们每天醒来的时候所回归的孤儿状态。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工作知识 | 标签: | 没有评论

黎明

九月 5th, 2013

克拉尔

献给克里斯蒂安·胡宾

那些说自己喜爱清晨的人往往把他们的喜爱赋予一个成熟的时辰,一个明媚并且自信得足以充当一天各种活动之原始背景的时辰。相比之下,那些喜欢黎明的人就的确少得可怜了,在那个被清洗的、苍白的时期,万物都重生为疑虑,从非存在的门槛上缩退回来,以便从一个正方的门槛上再次开始;一切都被一种普遍的虚无吞噬,在它们缄默的颤动中变得意味深长——变成先驱。骨头被剥为骨头,并以其全然的铅灰色,突然显露。

在路易斯·布努埃尔死亡的前夕前往墨西哥采访他的记者说,这个耳聋的老狐狸安坐在黎明的阳台上,凝望着一棵随微风摆动的树,他侧过脑袋,倾听树叶的窸窣,仿佛倾听一个泉源;从他的面部表情——既满足又极度惊喜——判断,这轻微的窸窣足以把他从一切不必要的负担中释放出来。在那一刻,他想起了他伟大的朋友洛尔迦吗:多年前,当洛尔迦最后的叹息融入某座橄榄园的絮语和变亮的暗光时,他突然看见自己的局限在面前让步?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工作知识 | 标签: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