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9th, 2015

雅克琳·里塞

夜里,我的眼睛突然睁开,他在我身边,一动不动,倚在肘上,注视着我——这是怎样纯然的幸福:发觉你自己成了一道目光的对象,一个盲目的围拢,如海中的石头。

怎样的幸福:成了一块被注视的石头——既是石头,也是波涛。我没有觉得窘迫,也未被还原为一个对象。

撩人的爱欲——那白昼的礼物——截然不同于这份快乐,虽然它在某个地方,也由此构成:觉得自己成了一道目光的对象。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睡眠的时间属于爱,属于爱的生机勃勃的能量。当你看我睡时,你守护着我;你给予了我生命。你在我生命最渺小的时候注视着它:你注视着我如同注视一个孩童——你自己也是孩童,但没有那脆弱的平等,总在危急之中,还有嬉戏的孩童的好斗。

我们身处的空间广阔而无忧。

眼中没有成人。

四臂交织,我们入睡……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睡眠的力量 | 标签: | 没有评论

篾匠的妻子

八月 19th, 2015

勒内·夏尔

我爱你。我爱你那被疾风和雨水冲刷的泉水的面容,爱你那封堵我之亲吻的嘴巴编出的谜码。有些人信仰一种浑圆的想象。对我而言,走下去便足够了。我从绝望中带回一只小小的篮子,亲爱的,那由柳条织成。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 没有评论

灰烬的玫瑰

八月 19th, 2015

让-皮埃尔·杜普雷

一把玫瑰被牢牢地钉在一个黑色的物体上……

剩下什么,剩下了什么?

天空中唯有一块起了幽灵皱纹的巨幕,眼睛只填补空洞的眼窝。

一只蜘蛛驱逐黑夜;她是一个死去女人的梦。

她身上有着黑夜的敞开的性,她的小东西会在生者的睡眠里来来去去。

一个秘密的脚步关闭了沉默的洞穴。

星辰变得苍白。

婚房里,黑暗之心的文化。洛雷塔……奥利姆,被他们的阴影追逐。天平已倾向了深渊。墙上烛灯一路点亮;它们并不闪耀,而是反射着死者的眼睛:那些住客。

“现在,全体向前!”幽灵下士命令。

立正!一个地下深度,从世界底下传来的一声叫喊落入忧郁祖先的探头。一声拖长的呼唤!……那是对空洞钟声的回答,空洞的钟声,钟声下的空洞……

生命正中的沟痕。

哦,世界史上种着的荆棘!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