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盗

六月 6th, 2017

瓦尔泽

一个漂亮的女人爱上了一个强盗。她富有,常办聚会。而他,据说住在一间小房子里。

她穿平跟船鞋和高跟鞋,她对他颇有好感,因为他胆大,以一敌百。多有趣的一段恋情。

她有一个笼子住满了狮子和老虎,还有一个浴盆装满了蛇。他有什么?他的良心负着无数的罪。但至少他不无聊。这就够了。

他的大衣破破烂烂,一点没错;而她无论到哪都时髦得难以置信。

他们有时在山里见面,有时在火车站相会。他把他的所有赃物换成银行汇票交给了她。

他偶尔拜访她,而那个情况下,他会身穿一套无可挑剔的西装。他的举止一直彬彬有礼。

他读司汤达,她读尼采。这里没法进行解释,哪怕一年到头总有人在要求。

她不允许亲密的举动。他们的关系始终是柏拉图式的,一点不假,因为不然的话他早就没心思干他的事业了。

他是一个拿破仑!而她呢?或许是一个凯瑟琳大帝?一点不像。

她是一家食品杂货店的店主,已有三个孩子了,而我们的强盗是一个正派讲理的年轻人,他爱上了这个小女人,不时地来她店里,与她闲聊。

狮子和老虎,擦得光亮的短靴,眼花缭乱的聚会,无可挑剔的西装,以一敌百的场面,充满牺牲精神的关系,口哨,暗号,蓬乱的头发,这些全是幻象。

这一切的创造者现在看了一眼时钟,心想是时候从书桌前起来,出去散会步了。

(1921年10月的日记)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