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滨逊

三月 23rd, 2018

让·费里

巡察了几圈后,我确定这是一座彻底的荒岛。我没有跪在粗糙的沙滩上流下苦涩的泪水。我没有马上准备耕地,播种,挖空树干,纠缠一只鹦鹉直到它能准确地说出“希望”一词。我把我的望远镜扔到海里。我没有在我的领地上建起围栏。由于潮水带来了太多的漂流货物,都是对一位遇难者而言极为有用的,我于是跑到小岛的另一头开了一家店铺,好让自己不再看到它们。然后,一找到洞穴,一个深不见底、不见天日、阒无声息、难以进入、覆着一层希腊沙子的洞穴,我就睡上生活从不允许的梦寐以求的一觉:厚重且有层次。

没过几分钟,营救者就到了那里,他们喜悦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唤醒了。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啪嗒故事 | 标签: | 没有评论

中国占星家

三月 23rd, 2018

让·费里

中国占星家经年累月地计算他的死亡日期。他通宵达旦地收集征兆和星相。他上了年纪,与周围人格格不入;但算命技术日益精进。他达到了他的目的。占星术会揭示他的死亡时辰。于是,一个早晨,他手中的毛笔滑落。他死于孤独,死于疲劳,也许还死于遗憾。他只差一步运算了。

请允许我把中国占星家比作这样一位年纪轻轻就因精力衰竭而毙命的知识分子,他驾驭着一份吃力又烦人,但收入微薄的记日工作,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准备一部著作的不朽的最终修订版本:拉法格的《论懒惰的权利》。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啪嗒故事 | 标签: | 没有评论

列车长

三月 23rd, 2018

让·费里

这火车行驶已有年头了,先生,年复一年啊。我还得让您知道您可不准上我的驾驶室来。怎么没有工程师和您一起呢?规则对这条说得很明白,正如每条规则都写得清清楚楚,不然要规则干嘛呢。我可不会让步。相信我吧,您对铁路完全陌生,如果没有某个级别更高的人的批准,您是肯定不能待在一辆正在工作的机车里的。话说您是怎么到这里的啊?不知道,嗯?是啊,自我们离站后一切已发生了这么大变化……不过没关系,火车运行的时候没有人能下车:我们不行,谁都不行。您就承认了吧,这几天您看见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而我干这行已有三十年了。

那个?那个啥也不是,就是个停车的请求。过去常让我担心,但您会习惯的。很快就消停了。当初它就没怎么停过。他们看我们一直在走却没到什么地方——想想就能明白!在那之后他们自己肯定放弃了。倒不是我的错;他们也最终意识到了。只是有时候他们又有这念头,虽然他们已不再纠缠下去了。除非他们集体爆发一次,每个人都惊慌失措。那持续响了一个小时,充满了绝望。没错,绝望啊。这听起来有点怪,但您知道,您会习惯铃声。一旦您了解那群人,他们死死地抓着绳线的那头不放,您最终就能够把他们一个个分辨出来。您可以说我疯狂,那请告诉我一些恰好不疯狂的事吧,但偶尔我会发觉一些新的家伙,他们一搞懂是怎么回事,就开始拉铃,哪怕别人告诉他们没事的。疯狂吧?但既然没有人下车,也就没有人能上车,对吧?嘿,瞧!停了。

我们不能闲聊的。我肯定不能离开我的驾驶室,司炉工也不行,他们不能或不敢上来见我们。我们通常不担心我们后头拉着什么,不管是奢华的铺位还是汽车或水泥,但我得说,这一次我觉得后头的汽车很可能比我想的要多。我只能在拐弯的时候看到它们,而一次也只能看见一点点。况且,在这个不会结束的黑夜里——看起来就像绝不会结束的一样——您真地能看见什么呢?我曾瞥见他们在窗户外边挥手,有些甚至站在踏板上赖着不走。可当灯熄灭的时候,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如果还有人试图引起注意,我也看不到了,结果是一样的。此外就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了。一定有人负责照看轨道。一切井井有条,我从未错过一个信号。我不能说我不认得乡村,它看起来就像我童年时见到的一片牧场,但它一遍又一遍地开始。弗拉芒记录器在平稳运行;卷轴上总有纸。当我们抵达我们要到的地方时,任何一个来做检查的人都肯定可以省掉他的工作。至于煤嘛,有点太多了。它们好像在生长,或者有了后代。如果我们停止烧煤,它们就会涌进驾驶室,满到我们的脚踝上,然后涨至膝盖。真要命。想当初我还装了满满一铲子扔到轨道上,结果转过身来发现它们又多了一倍。最好的办法就是烧掉它们——它们就是用来烧的,对吧?不过既然已不再有刹车或倒车了,相信我,我们肯定是在逃跑。好在没有什么阻碍了铁路;站台也不像是能阻止我们。自我们出发以来,我还没见过站台呢。水也一样。

我的司炉工似乎干得不差,他对工作可不敷衍。但两个人几乎不做伴。这是他第一次和我一起出行,而我给自己定了条规矩,那就是绝不和新来的司炉工在初次同行的时候说话。让我想想他们都是什么样。对了,他手上捧满了那些要把我们埋掉或把我们挤出驾驶室的煤。我想他的名字叫埃德蒙。

您不是随意从车上过来的吧,对吧?

嘿,他走了。奇怪的家伙。我在想太阳会从哪边出来,如果它还有一天会出来的话。我听说在美国,他们车上有电话,和车站直接连线。要是有那样一个玩意——呃,我是说……

………………………………

您累了,毕竟一直在行驶,哪怕您认真尽责。这一切到底要说明什么呢?是呀,您老了,您累了。我累得甚至怀疑,煤是否用完了,我是否在熟悉的地方再次摸到了气闸,列车是否最终真地停下了,我甚至会关掉机器吗?那时我们会在怎样奇怪的土地上?我怎么回去呢?只是为了做我的工作,而不是为了寻求冒险,我把那些人留在了后面,经过了这么多夜晚,我是否会和他们重聚呢?司炉工就随意吧。我,我不打算下车。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啪嗒故事 | 标签: | 没有评论

门槛

三月 23rd, 2018

夏尔

当人之堤坍塌,被卷入神的离弃留下的巨大断层,远方的词语,不愿淹没的词语,试图抵抗强大的冲力。那儿,意义的王朝确立。

我奔向这暴雨夜的终点。植入颤抖的黎明,我的腰带盛满四季,我等候你们,哦,我将要到来的朋友。我已猜到你们在地平线的幽暗背后。我的壁炉洋溢着对你们房屋的祝愿。而我的柏杖从心底为你们欢笑。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笔记 | 标签: | 没有评论

迪伽玛,最后的笔记

三月 23rd, 2018

博纳富瓦

迪伽玛从希腊语的字母表当中消失,这很有可能不是我的一个角色想象的那样,即事物和智力在后来的西方社会里发生断裂的一个原因。但当他得知字母已经消失之时,他虽青春年少,但这已牢牢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它使人想到了其他黯然的消失,例如,我们关于有限性的知识在概念意义的网络中的黯然消失。于是,在生存和它言语的外衣之间就浮起了一个不甚完美的褶子,一个在言语底下不停地移转的褶子,但它不会被吸入词语。因此,词语总会是一种虚构,而不管我们自身时代所指定的写作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其实就是梦想。而写作,说到底,见证了我们对诗歌的需要。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迪伽玛 | 标签: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