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声音

十二月 31st, 2012

弗拉基米尔·霍兰

石头和星星不把它们的音乐强加于我们,
花朵沉默,万物隐瞒了什么,
因为我们,动物否认
自身无罪与秘密的和谐,
风总有其纯粹姿态的贞洁
歌是什么,只有鸟儿懂得,
平安夜,你把无纹的一束投向了谁
存在对它们已经足够,那超乎词语:而我们
我们畏惧,不仅在黑暗里,
甚至在充裕的光中
我们看不见我们的邻人
我们渴望驱魔
在恐怖中喊出:“你在那里吗?说啊!”

深夜

“如何不存在?”你问你自己并最终大声说出……
但树木和石头沉默
虽各自诞生于词语并从此缄哑
因为词语害怕它已然生成的。
但它们仍有名字。名字:松树,
枫树,山杨……名字:长石,
玄武石,响石,爱情。美丽的名字,
只害怕它们已然生成的。

早春

光从云的一道低坝而来。
雪正消融。
空气在柳间打磨自己。
大地回忆。春日清醒。
从生命的爱中,乌鸦
飞过,不吭一声
种子没有言语……
但并非沉寂的一切都已缄哑。
那风景左侧的洞穴安静异常。
若它即刻填满兵蚁
某张巨大的嘴巴便已开动。
荷马在特洛伊木马的腹前……

死亡

再一次他四处走动
如一个纵火犯的皮肤上浸透的空气
或邻近的一家酒厂的气息。
我清楚地看见他,透过
亚当的黑钻石
在处女的玻璃上
划出的痕。

之间

观念和词语之间
存在的远甚于我们之能理解。
观念存在,却无词语为之发现。
迷失于独角兽眼睛的思想
在一只狗的狂笑里重现。

情人

山中的时间:嫉妒,无信的果实。
春日的时间:不忠,嫉妒的果实。
河畔的时间:无爱的嫉妒,
耳聋,但吞咽着性……

时代

经由事物的图像
我们仍处时间的内部。
但今日,不等播种者开始,
收割者就已在此。
似乎
不再有生或者死……

第十二夜

烛光的白日轻拍
平安夜的鲤鱼之骨。
然碾磨罂粟籽的木研臼
如此美丽
在稻草墙的深深的前景里,
美丽,这古老的静寂,
一周逝去了,而不曾欺蒙时间的相貌。
它冰寒,但墓石温暖。
因它移动着。

孩童

一个孩童的耳朵伸向铁轨
倾听火车。
迷失于无处不在的音乐
它不关心
火车到来或离去……
但你总在等待某人,
总是向某人告别,
直到你发现你自己并不复存在。

十月

水晶的空气驱除了
一切的相像。甚至我们的疑虑
也拒不给出鬼魅的证据:我们活着。
不可见者变得如此癫狂
我们只是闭上了眼睛。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