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 笔记

未分类笔记

吉奥乔·阿甘本:缺席的画室

菲利普·拉库-拉巴特:出生即死亡

米歇尔·福柯:会有丑闻,但

雅克·朗西埃:圣女与千金

马丁·海德格尔:兰波未死

吉奥乔·阿甘本:漩涡

莫里斯·纳多:论《无尽的谈话》

保尔·瓦莱里:鸭绿

弗朗索瓦·巴拉:外部的喧嚣

吉奥乔·阿甘本:埃及的逾越节

罗兰·巴特:萨德—帕索里尼

瓦尔特·本雅明:论星相学

伊夫·博纳富瓦:无意识的作品

吉奥乔·阿甘本:作品与无作

米歇尔·布托:《那没有伴着我的一个》阅读笔记

伊夫·博纳富瓦:前奏

吉奥乔·阿甘本:永恒轮回与激情的悖论

吉奥乔·阿甘本:巴塔耶与主权的悖论

菲利普·拉库-拉巴特:帕索里尼(论圣洁)

帕斯卡尔·基尼亚尔:黑夜

菲利克斯·瓜田里:舞踏

米歇尔·福柯:天启四骑士与日常蠕虫

罗贝尔·安泰尔姆:论《灾异的书写》

米歇尔·福柯:乌托邦身体

雅克·德里达:献给斯特拉斯堡

埃德蒙·雅贝斯:对……回答,为……回答

安德烈·巴赞:生之欲

安德烈·巴赞:七武士

安德烈·巴赞:罗生门

安德烈·巴赞:日本电影风格的教益

乔治·迪迪-于贝曼:不顾一切的影像

吉奥乔·阿甘本:为了一种电影的伦理

吉奥乔·阿甘本:电影与历史—论戈达尔

米歇尔·福柯:空间的语言

萨姆·弗朗西斯:饱和的蓝色

埃莱娜·西苏:认知

吉尔·德勒兹:暖和冷

米歇尔·福柯:逃逸的力量

弗朗索瓦·利奥塔:

埃莱娜·西苏:趁苹果的光

埃马纽埃尔·奥卡尔:池四计划

伊塔洛·卡尔维诺:爱欲与中断

吉奥乔·卡普罗尼:凯文许勒伯爵

吉奥乔·卡普罗尼:狙击手

鲁尔·瓦纳格姆:理论话题

萨缪尔·贝克特:皆非

吉奥乔·阿甘本:图像与沉默

保罗·策兰:雪部之二

保罗·奥斯特:肖像

雅克·德里达:机器与“无证之人”

雅克·德里达:猝然

阿兰·巴迪欧:献给德勒兹之墓

马丁·海德格尔:论沉思

马丁·海德格尔:沉思导论

马丁·海德格尔:第一开端

马丁·海德格尔:事件

保罗·策兰:带着全部的思想

米歇尔·莱里斯:癫痫

米歇尔·莱里斯:要焚毁卡夫卡吗

奥古斯特·斯特林堡:论蒙克

阿兰·巴迪欧:论保罗·策兰

西尔维尔·罗特林奇:战争的时间

亨利·米肖:神判,驱魔

雅克·杜宾:地衣

阿尔贝托·莫托维亚:论巴塔耶

莫里斯·布朗肖:共产主义,共通体

雅克·德里达:什么是诗?

保罗·策兰:暗蚀

保罗·奥斯特:前影

米歇尔·莱里斯:解冻

米歇尔·莱里斯:隐喻

保罗·奥斯特:为卡夫卡而作

保罗·利科:纪念列维纳斯

瓦尔特·本雅明:睡美人

安德雷亚·赞佐托:战争之夜,随一阵北风

本雅明·冯达:尤利西斯

E·M·齐奥朗:迷狂

盖伊·格飞:受谴责的牧羊人

齐别根纽·赫伯特:福丁布拉斯哀歌

弗朗索瓦·拉吕尔:论人类色彩根基中的黑色世界

弗朗索瓦·拉吕尔:福音的定理

米歇尔·福柯:门槛与钥匙

雅克·杜宾:

奥里德斯·冯特拉:

罗兰·巴特语言的窸窣

海德格尔:现代自然科学与技术

罗兰·巴特:能指发生了什么?

吉奥乔·阿甘本:被褫夺的样式

吉奥乔·阿甘本:猎寻语言

吉奥乔·阿甘本:义,不以光为食

弗拉基米尔·霍兰:人的声音

米歇尔·福柯:《反俄狄浦斯》序

翁贝尔托·萨巴:尼采

马丁·海德格尔:什么唤作思

奥斯瓦尔德·德·安德拉德:食人族宣言

米克罗斯·拉德诺蒂:秋日与死亡

保罗·策兰:雪部之一

E·M·齐奥朗:

乔治·里伯蒙·德萨涅:达达宣言

弗朗索瓦·皮卡比阿:达达食人族宣言

米歇尔·福柯:“直言”一词的意思

赫尔豪·路易斯·博尔赫斯:梦之虎

桑德尔·维尔斯:垂死

弗兰克·尤哈茨:沉默之花

保罗·维利里奥:警示

保罗·维利里奥:信息炸弹一

阿兰·巴迪欧:实存与死亡